• 电话:400-000-0000
当前位置:主页 > 如何开店 > 儿童摄影 >

儿童摄影贵过婚纱照

文章作者:admin 上传时间:2019-05-26

  消费者要享受这样的高档服务,自然也要支出相应的高昂费用。一些儿童摄影知名工作室的高端套系,报价甚至超过婚纱照的水准。

  自打有了龙凤胎宝宝,乔若莎(化名)就成了拍娃+晒娃狂魔。手机拍完相机拍,相机拍完DV拍,还不过瘾就到影楼或者工作室请专业摄影师拍。满月、百天、周岁这样的“大日子”不必说,就连孩子们第一次去医院打疫苗,她也请了摄影师全程跟拍:“我要记录下孩子成长的每一个瞬间。”

  像乔若莎一样的妈妈并不在少数。“女人和孩子的钱最好赚”这句话,在时下越来越火爆的儿童摄影行业得到了充分验证。但令人担忧的是,这个行业在快速发展的同时,暴露出越来越多的短板。

  乔若莎家里有一个2米高的大书柜,专门用来存放两个孩子的影像资料。各种影集、照片书和光盘盒整齐地按照年龄顺序摆放,孩子们刚三岁,这个柜子已经放满了一半。

  “要是把这些都看一遍的话,估计一天完不了。”粗略统计一下,这三年乔若莎在给娃拍照上已经花了四万多元。龙凤胎出生的第一年开销最大:满月、百天和半岁都拍了艺术照和大头贴,周岁生日的摄影是提前七个多月就预约交了定金的,分为两次拍摄,一次摄影棚一次外拍。

  拍了这么多成长照,乔若莎说,拍摄的体验并不都是愉快的,有时候甚至“很不愉快”。而且,花多少钱拍照和成片水准不一定成正比。“我们拍过最贵的一套就是半岁照,花了7300多元。摄影师上门一次,外拍一次,拍了好几百张照片,愣是没选出来多少满意的。”

  为什么不自己拍?“我家里有单反,但拍摄水平有限。在给孩子拍照这件事儿上,我更信任专业的摄影师。”乔若莎说,她遇到过非常善于捕捉孩子小表情的摄影师,也碰到过拿个橡皮鸭子就把孩子逗得前仰后合的摄影助理。“在摄影棚,无论是布景还是灯光都更适宜,效果很好。”

  在给孩子拍照上舍得花钱的家长绝对不止乔若莎一个人。记者在妈妈群里做了一个随机调查:在孩子已经超过1岁的132位妈妈中,近八成都给孩子拍摄过专门的艺术照;其中满月照和周岁选择最多,因为是“大日子”,妈妈们也最舍得花钱。对于摄影机构的选择,大部分家长更青睐“大牌”儿童摄影工作室,例如人气很旺的纸飞机和三只小熊,也有相当一部分的家长愿意尝试独立摄影师、家庭跟拍等新模式。

  近几年,儿童摄影工作室在北京遍地开花。与“80后”们记忆中小时候抹着红嘴唇,摆着奇怪造型拍摄的“写真艺术照”不同,这些儿童摄影工作室主打的理念是“把孩子照片拍出大牌明星范儿”。

  一些高端儿童摄影工作室会配备专门的母婴室,方便哺乳妈妈照顾宝宝,也为宝宝提供休整身体和情绪的空间;母婴室还会提供玩具、零食等,让小朋友放松下来,以最轻松愉快的状态面对拍摄。这些高端儿童摄影工作室一般都采用预约制,在预约之后还会有客服沟通等环节。在工作人员的配置上则更加细化:有专门的摄影师,有负责引导儿童情绪的引导师;在一些父母和孩子共同拍摄的亲子套系服务上,工作室还特别聘请专业化妆师和服装搭配师。

  消费者要享受这样的高档服务,自然也要支出相应的高昂费用。一些儿童摄影知名工作室的高端套系,报价甚至超过婚纱照的水准。

  在妈妈群里口碑很好的纸飞机儿童摄影,价格最高的G套系报价11800元。工作人员表示,该套系含四组服装造型,由指定艺术总监拍摄,顾客享受“三对一服务”。F套系报价7980元,提供八套服装造型,含两组创意和亲子拍摄。另一家知名儿童摄影三只小熊,半天家庭式专享拍摄A套系报价3599元,包括服装造型4组;半天家庭式专享拍摄B套系报价5899元。虽然价格不菲,但这两家儿童摄影生意相当火,档期通常都要提前半年预约。

  从上门拍照、自己动手修片的独立摄影师到专业儿童摄影工作室,赵方只用了不到两年时间。现在他的工作室“盯准”零至10岁的儿童,提供的拍摄服务不光包括满月照、周岁照等,甚至包括出生、入学等跟拍服务,兼为准妈妈提供孕照拍摄。

  “儿童摄影的利润和发展性要高于婚纱照。”赵方说,儿童摄影之所以近几年如雨后春笋般布局发展,是因为成本有限,门槛相对较低。举例来说,儿童摄影的服装便宜,宝宝拍摄通常也不需要化妆。而且,婚纱摄影多数是一次性消费,儿童摄影的客源稳定而且可以循环。赵方不愿意透露利润细节,但他说“一年就收回了投资”。不过他也坦言,儿童摄影的暴利时代很快就会终结:人员成本上涨,店面租金和广告促销等费用也在上涨,让赵方不得不主动去学习“四两拨千斤”的互联网营销手段,包括如何运营微信公众平台等。

  在快速发展的同时,儿童摄影行业也暴露出一系列问题。其中,人才和经营方面的“短板”成为拖累整个行业发展的瓶颈。

  在互联网上流传着一个帖子,将儿童摄影归结为“十大投资少又能赚暴利的创业项目”之一。大量资金涌入这个行业打着赚“快钱”的主意,而并不注重长线发展。但实际上,儿童摄影无论是直营还是加盟店,都需要人员的长期运作,口碑的慢慢积累;如果后进入者没有行业经验又急于求成,很容易发生问题。举例来说,很多城市发生过儿童摄影店因为资金链断裂,老板“跑路”的事件,或是因为产品和服务质量差而引发集体投诉的案例。

  人才的缺失,也让整个儿童摄影行业处于一种亚健康状态。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很多儿童摄影品牌缺乏人才储备和培养,店面和网站天天挂着招聘设计师、美工和化妆师等的启事;还有些儿童摄影店的员工都是从婚纱店直接转来的,但儿童摄影面对的客户群特殊,对从业员工的经验、素质有着更高要求,这绝非短期速成式培训能达到的。

  此外,一些新工种如儿童洗澡师、理发师和逗笑引导师等,现阶段完全没有行业标准和经验可以借鉴,如果店方管理不规范,势必给整个儿童摄影行业的发展埋下许多隐患。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建议消费者,对于儿童摄影这一新兴消费形式,高端儿童摄影工作室消费者需要提高法律意识,注重提前规避和防范风险,并保留相关消费证据,出现纠纷后在法律范围内积极寻求解决方法,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举例来说,目前有一些主打“私人订制”的摄影工作室,实际上根本没有经营资质。如果消费者选择这样的机构拍摄,合法权益很难得到保障。赵占领律师建议消费者可以在摄影机构的经营场所查看是否悬挂了营业执照,无论按照个体工商户还是有限责任公司形式进行工商登记后,都应该将营业执照的正本悬挂在经营场所的醒目位置。如果没有悬挂,一般都没有经营资质。消费者维权的难度增加,因为不易确定对方真实身份。

  无论什么形式的拍摄,最好签署书面合同。其中尤其需要确认:拍摄时间、地点、服装、照片数量、相册规格、费用及支付方式,多选照片是否需另付费等等。

  如果摄影机构收取定金、却取消拍摄,按照合同法应适用定金罚则,即应双倍返还定金。如果实际拍摄效果与宣传不符,则涉嫌构成欺诈,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应承担退一赔三的责任。消费者遇到这些纠纷时,可依法与经营者协商,协商不成的可以选择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如经营者还需承担行政责任,则还可以向工商等监管部门举报。

  深圳儿童摄影推荐